fenouil

       正如风暴用全力来冲击平静,却寻求终于平静。我反抗冲击着你的爱,而它的呼声也还是,我需要你,我只需要你。

    他当时简单地以为,只要付出,便一定会有回报。这是他母亲告诉他的,他必然奉为真理相信,并为之懊恼。可感情这东西,付出仅仅是付出,这是他后来才懂得的。

鲁迅

        令我十分痛苦的是:自己的那些努力全部白费了。父亲的病日渐加重,几乎奄奄一息了。
        "医能一病,不能医命",是什么谬论?恐怕不过是一些不知羞耻之人的搪塞之辞吧。

人类文化的悲哀,是流俗的易传,高雅的失传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新闻夜班车  
——我走在繁荣的街道上,看着擦肩而过的陌路人,一个又一个,行色简单,心术复杂。

      k城的大人教育孩子时说的最多的一句话便是——不要搭理路上的陌生人啊!这句话就像一个魔咒,似乎每说一次,就有一个孩子在这座城里消失。
       夏,依旧暴烈令人发狂。下午两点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,地面在接受长时间的暴晒后,将热反送至大气。天地一蒸笼,野猫都是岔着大步在路上走。林棻在经过短时间的午憩后,不得不顶着烈日去老师家补课。
      说实话,补课的两小时是极煎难熬的,可她从未缺席过。整整两个小时,都是为了那一刻。那一刻,老师把门打开,夕阳将金灿灿的光送进屋中,辉的头发全部变为金色,让人无法藏匿的金,能照亮她的整个世界的金。
       因为心里存着一丝羁绊,步伐总是会不自觉的地加快,她极快走到了公交站台,站台上依旧空无一人。等车的过程是极长的,这就像你追一个人,这辈子,只有你等他的命,他可不会去等你。
        林棻刚把手机从包里拿出,就见一个老人迎面走来。老人头顶着一块白毛巾,穿着老头衫和花短裤,将黝黑的皮肤完全暴露在外。他脸上的皱纹是极深的,烈日、寒风、暴雨,每一样都能在这张无遮拦的脸上留下深深的痕迹。出于本能,当他靠近时,林棻将手机又放回包中,拉好了拉链。
       ‘’妹妹,借我两个钱坐车吧。‘’
        细看时,林棻才发现那老人浑身已经被汗湿透,脚底的拖鞋破烂不堪。他上来就是这样一句,让林棻有些不知所措。
       ‘’就两块钱,求你了妹妹。‘’
        正在这时,公车正好来了。林棻愣了一会儿,忙奔向车子,快速地丢下一句‘’我没有带零钱,我只有公交卡,不好意思。‘’
       车子快速启动,两人的目光透过车窗相遇,阳光下,他的脸皱着一团,她看不清他的表情。
      k城是近几年才发达起来的,经济逐渐排到全国前列,文化软实力也不差。K城的电视台也算K城的一大特色。有一档和新闻联播同时播出的节目,叫新闻夜班车。K城人总说,吃晚饭时看这个节目别有一番风味。
        前天男孩掉入粪坑被淹死,昨天女孩目睹母亲被电梯切成两段,今天母子被客车撞倒当场身亡,还真是——让人食难下咽。然而,这个节日却陪林棻一家吃了三四年的晚饭,原因嘛,自然是林爸爸喜欢看。
         有一次,林棻看见父亲在地铁上转发了一条关于男孩得白血病的贴子,还呼吁大家捐款,她终于心寒,承认也认定了这个十足的伪善者。她漠然的望着父亲,涌起一种难以抑制的厌恶。
        这一天,清粥准时上桌,节目也准时播放着。
        ‘’今天下午,在富民路发现一老人,疑似中暑,昏倒在路边。被发现时已无意识,好心路人急忙将其送进医院,最终抢救无效死亡。‘’
       林爸爸像往常一样,听完后不住感慨,只不过这一次,她的女儿似乎没有对他表现出往常的厌恶了。
        又是新的一天,林棻依旧照常去补课,她走在富民路的石子路上,望着无人的街道,觉得世界格外安静了。有了这份静,就连等车,也觉得格外悠闲。总会来的,车子总会来的,补课总会结束,而那束光也定会穿过辉的发丝倾泻而下,让她的心田在这金色里开出繁花。
        ‘’两天前,一名林先生报案,称16岁的女儿离家出走,紧急寻人,希望广大市民积极提供线索。‘’
         ‘’爸爸,换个台嘛,新闻无聊死了。‘’小男孩眼疾手快地,一把抢走了他爸爸手边的摇控器。

永远的鲁迅

        我的爱国之情绝不逊色于任何人。正因为喜爱,所以不满也很强烈。
        我今后的人生也许变得没有任何精彩,十分平凡,可是我要给每个民众注入新生的活力。
         在生活的路上,将血一滴一滴地滴过去,以饲别人,虽自觉渐渐瘦弱,也以为快活。

Lolita

       这个洛丽塔,脸色苍白,受到玷污,怀着别人的孩子的洛丽塔,但仍是灰色的眼睛,仍然是乌黑的睫毛,仍然是赤褐和杏黄色的皮肤,仍然是卡尔曼西塔,仍然是我的洛丽塔。

逼良为娼已经不算什么了,但诬良为娼真的很少见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韩寒

        但屁民们需要的只不过是正义和权益而已,从来不是公正和权利力,屁民们只是觉得,以前你吃肉,我们吃骨头,我们已经满足。但现在怎么连骨头也不剩了呢?那当然,主人养狗了嘛。但是,当真的掉下一些骨渣来时,又变成了屁民互掐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韩寒

施与

      当你在井泉充溢的时候愁渴,那你的渴不是更难解吗?树木和羊群为要生存而施与,因为保留就是毁灭。凡配在生命的海洋里啜饮的,都在你的小溪里舀满他的杯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纪伯伦